经典案例
经典案例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经典案例

最高法院:未经股东会决议,公司对外提供担保,保证合同有效!



裁判要旨


公司为其持股三分之二以上股权的公司提供担保,并在保证合同上签字,无需经过股东大会决议,保证合同合法有效。



案情简介


1. 博益特公司对海利安公司持股99.9928%,双方签订《购销合同》,约定海利安公司向博益特公司购买价值4428万元的产品;


2. 为履行上述合同,2016年1月8日,海利安公司与德州银行开发区支行签订《流动资金借款合同》,约定海利安公司借款4000万;同日,博益特公司与德州银行开发区支行签订《保证合同》,约定博益特公司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3. 海利安公司逾期未还款,2018年4月7日,德州银行开发区支行提起诉讼,德州中院判决博益特公司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4. 博益特公司不服,提起上诉,山东高院维持原判;


5. 博益特公司向最高法院申请再审,称其为海利安公司提供担保未经股东会决议,仅有董事会决议,《保证合同》应属无效;


6. 2020年12月7日,最高法院作出(2020)最高法民申5020号裁定书,认定《保证合同》合法有效,裁定驳回博益特公司的再审申请。



裁判要点


根据《公司法》第十六条规定,公司对外提供担保,应当依照公司章程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并且不得超过公司章程规定的限额。但“九民纪要”第19条规定了无须机关决议的例外情形,即(2)公司为其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的公司开展经营活动向债权人提供担保;(4)担保合同系由单独或者共同持有公司三分之二以上有表决权的股东签字同意。


本案中,虽然博益特公司章程规定超过公司总资产30%的对外担保应由股东大会决议通过,但是作为对海利安公司持股99.9928%的绝对控股股东,为促成海利安公司顺利履行双方签订的买卖合同而对海利安公司的债务提供担保,并在保证合同上签字盖章,属于“九民纪要”第19条第2款无须机关决议的例外情形,因此,担保关系成立,保证合同有效。



实务经验总结



1. 债权人与担保方签订保证合同前,应审查公司提供的同意担保的决议文件。债权人只做形式审查,尽到必要的注意义务即可,无须对决议文件的效力进行审查。

 

2. 担保公司的股东会决议无效或被撤销,若债权人是善意的,不影响保证合同的效力。此处的“善意”是指,已对决议文件进行形式审查,但对决议无效的情形却不知情。


根据《公司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决议无效的情形包括: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

 

3. 若债务人是公司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公司对其提供担保必须经股东会决议。对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决议,必须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若债权人主张担保合同有效,须举证证明其确在签订保证合同前对决议进行了审查。




相关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十六条  公司向其他企业投资或者为他人提供担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规定,由董事会或者股东会、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章程对投资或者担保的总额及单项投资或者担保的数额有限额规定的,不得超过规定的限额。

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担保的,必须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

前款规定的股东或者受前款规定的实际控制人支配的股东,不得参加前款规定事项的表决。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

 

第二十二条  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无效。

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或者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的,股东可以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人民法院撤销。

股东依照前款规定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可以应公司的请求,要求股东提供相应担保。

公司根据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已办理变更登记的,人民法院宣告该决议无效或者撤销该决议后,公司应当向公司登记机关申请撤销变更登记。

 

第一百四十八条  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有下列行为:

(三)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同意,将公司资金借贷给他人或者以公司财产为他人提供担保;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2020修正)

第六条  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被人民法院判决确认无效或者撤销的,公司依据该决议与善意相对人形成的民事法律关系不受影响。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通知》(法[2019]254号)

17.【违反《公司法》第16条构成越权代表】为防止法定代表人随意代表公司为他人提供担保给公司造成损失,损害中小股东利益,《公司法》第16条对法定代表人的代表权进行了限制。根据该条规定,担保行为不是法定代表人所能单独决定的事项,而必须以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等公司机关的决议作为授权的基础和来源。法定代表人未经授权擅自为他人提供担保的,构成越权代表,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合同法》第50条关于法定代表人越权代表的规定,区分订立合同时债权人是否善意分别认定合同效力:债权人善意的,合同有效;反之,合同无效。


18.【善意的认定】前条所称的善意,是指债权人不知道或者不应当知道法定代表人超越权限订立担保合同。

《公司法》第16条对关联担保和非关联担保的决议机关作出了区别规定,相应地,在善意的判断标准上也应当有所区别。一种情形是,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提供关联担保,《公司法》第16条明确规定必须由股东(大)会决议,未经股东(大)会决议,构成越权代表。在此情况下,债权人主张担保合同有效,应当提供证据证明其在订立合同时对股东(大)会决议进行了审查,决议的表决程序符合《公司法》第16条的规定,即在排除被担保股东表决权的情况下,该项表决由出席会议的其他股东所持表决权的过半数通过,签字人员也符合公司章程的规定。

另一种情形是,公司为公司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以外的人提供非关联担保,根据《公司法》第16条的规定,此时由公司章程规定是由董事会决议还是股东(大)会决议。无论章程是否对决议机关作出规定,也无论章程规定决议机关为董事会还是股东(大)会,根据《民法总则》第61条第3款关于“法人章程或者法人权力机构对法定代表人代表权的限制,不得对抗善意相对人”的规定,只要债权人能够证明其在订立担保合同时对董事会决议或者股东(大)会决议进行了审查,同意决议的人数及签字人员符合公司章程的规定,就应当认定其构成善意,但公司能够证明债权人明知公司章程对决议机关有明确规定的除外。

债权人对公司机关决议内容的审查一般限于形式审查,只要求尽到必要的注意义务即可,标准不宜太过严苛。公司以机关决议系法定代表人伪造或者变造、决议程序违法、签章(名)不实、担保金额超过法定限额等事由抗辩债权人非善意的,人民法院一般不予支持。但是,公司有证据证明债权人明知决议系伪造或者变造的除外。


19.【无须机关决议的例外情况】存在下列情形的,即便债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没有公司机关决议,也应当认定担保合同符合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合同有效: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律师团队 | 经典案例? | 业务范围| 法律常识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上海卫法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2024042835号-1

久久人人玩人妻潮喷内射人人|无套内谢孕妇毛片免费看_精品人妻少妇一区二区三区在线_亚洲色爱免费观看视频_精品无码国模私拍视频